办事指南

一篇写给讣告生涯的讣告

点击量:   时间:2018-03-03 14:23:05

没必要绕弯子在新闻业一个不那么为人注意的领域愉快地驻守八年多后,我在本周最终谢幕,要往前走了这周五是截稿期限(哈!),然后我就成为一名前讣告作者了 我遗留下来的是:向一千位逝者的致意,大概可以这么说吧他们的年龄下至11岁,上至104岁有警察,也有罪犯;有演员和运动员,也有科学家和法官,还有政坛人物和其他大佬有知名的、臭名昭著的,也有除了一个值得纪念的特别之处以外,与我们其他人一样籍籍无名的人其中,有名男子有一座山峰以他命名,也有一名男子劫持了一架飞机有一名女性改善了婴儿护理的状况,另一名则射杀了一位棒球手有的人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在度过漫长而有成果的人生之后去世(约吉·贝拉[Yogi Berra]、鲁比·迪伊[Ruby Dee]、E·L·多克托罗[E. L. Doctorow]),有的人则是生命戛然而止,需要我们极其快速地组织报道和写作,而且会在头版刊登(格蕾特·魏茨[Grete Waitz]、菲利普·西摩·霍夫曼[Philip Seymour Hoffman]、戴维·卡尔[David Carr]) 随便列举一项职业(尖叫女王二手车经销商宇航员古鲁),或一项成就(解开一个方程抓到一名杀人犯演活了一部情景喜剧),或一个不光彩的标签(恋童癖男子大骗子贪污者),都有对应的人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艾滋病或阿尔茨海默症,癌症或车祸,心力衰竭或肾病,败血症或自杀——他们都进了我的写作名单 我和同事们习惯说,讣告并非关于死亡,而是关乎生命这是真的,但我们又的确是记者,避不开新闻性当然,这些新闻每次也都差不多这正是讣告写作与其他任何新闻写作不同的地方 另一个不同之处在于,我们从结尾开始,向前追溯这会让你有所回报,在挖掘过去的过程中,我们往往会发现一些早被遗忘的有趣事实 不过,它也会令人感伤我们最近拍了一部有关自己的纪录片,名为《讣告》(Obit)两年前退出这一写作领域的前同事道格·马丁(Doug Martin)在其中做了饱含遗憾之情的总结他往往很欣赏自己的写作对象,但却从来没有机会见到他们 我在这份报纸度过了漫长的职业生涯,前后30年,不管好坏,挖掘出了不少创造力但是在过去的八年多时间里,我不需要再构思故事在数百个下午,我在网络世界里深挖,在时报的档案库——也就是“太平间”——里翻看发黄的新闻剪报然后进行电话采访——这是必要的,有时非常折磨人,往往伴随酸楚的笑声或眼泪,一半工作是询问死者的亲友,另一半则是安慰他们他们希望我的报道赋予他们的痛苦真实性和份量,不要丧失其中的精华 我几乎没有踏出过办公室;这让我感到困扰去过几次图书馆或书店,偶尔去一两趟博物馆、一名曾经的万宝路香烟广告男演员遗孀的公寓,那里有我想看的旧广告资料怎么也算不上世界上最惊险刺激的那种报道工作 话虽如此,但我认为说写讣告是一份重要的工作并不是在自夸毕竟,讣告是对一个生命做出的最早的结语、是对一个人一生的公开评价,是对值得纪念的东西的判断此外,虽然我们的文章当然是面向形形色色的读者,而不是特地为那些哀悼逝者的人而写,但我怀疑,我们做这一行的所有人心里都想着逝者的亲友如果说我们并不寻求得到他们的赞同——令人不快的细节常常无法避免——我们也在力争做到他们至少能认出自己失去的那个人新闻报道不应为私人服务,但在不破坏任何职业操守的情况下,讣告写作可以这样也许也应该这样无论如何,恰当处理这件事并非易事而不当处理则可能会给本就无比痛苦的人造成实际的痛苦 讣告作者往往是上了年纪的人,至少在时报是这样时报讣告部门的记者和编辑的平均年龄比其他任何部门都高理应如此我猜在一定程度上因为他们不想让接近老弱之态的我们四处奔波太多但主要是因为,在大量时间里,我们和写作对象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我们经历了他们参与创造的大量历史并且必须要说的是,我们所有人都有过悲伤的经历,都知道个人悲剧刚发生后的感受 从讣告部门退休这件事最具讽刺意味的是:我可能是走了,但你们却不会完全摆脱我我的署名大概会继续出现几个月,乃至几年,因为我写的四五十篇讣告的主角尚在人世——用不客气的讣告圈行话来说叫未来的死者也许,我的署名甚至会在自己死后出现一两次顺便说一句,这可不是我渴望发生的事 我们把这些提前写好的讣告叫预稿这是一种很实用的做法;你无法在一个小时甚至一天内写出一篇文章,全面介绍一位总统、教皇或电影明星的生平但想象一下,这样的项目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知道他们即将离去,但不知道会以什么方式,在什么时候 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