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新闻媒体应该如何报道特朗普?

点击量:   时间:2017-05-02 06:25:03

如果你是一名从业中的记者,如果你认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是煽动家,迎合美国最恶劣的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倾向,认为他拼命讨好反美独裁者,认为他倘若控制美国的核武器按钮将会非常危险,那你究竟该如何报道他 因为如果你持以上观点,那么你必须抛弃美国新闻业在过去半个世纪(甚至更久)的大多数时间所采用的教科书,用你在记者生涯中从未用过的方式来报道他如果你认为特朗普当选总统具有潜在危险,那么你的报道会反映这一点你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倾向于反对对我所认识的所有主流媒体的非评论性记者来说,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未知领域,而且从正常标准看是说不过去的 不过,大家都在纠结的问题是:正常标准在这种情况下适用吗如果不适用,那应该用什么标准 把特朗普报道成一位不正常的、具有潜在危险的候选人不仅会对新闻系统造成震荡,而且可能给他不喜欢新闻发布会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带来优势,媒体本应对后者进行更多态度强硬的报道上周她再次证明了这一点:她在《福克斯周日新闻》(Fox News Sunday)上坚称,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已经宣布她诚实回答了关于用私人邮件处理国务院(State Department)事务的问题——这是她对联邦调查局一份报告的极具误导性的阐释,那份报告指出了她的公众解释中的多个不实之处 从最广泛的意义上讲,它会破坏平衡,也就是我们被培训永远追求的新闻业的理想状态 不过,面对现实吧:自从去年特朗普走上金碧辉煌的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的扶梯宣布参加总统选举起,平衡就不复存在在初选和预选会中,这种不平衡对他有利,这一点从选举季惊人的数据能看出来:他获得了价值近20亿美元的免费媒体曝光,是最接近他的共和党对手的六倍多 但是在他成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之后,这种不平衡开始不利于他记者和评论员在分析他的政策声明和性情时会考虑这些在总统办公室里看起来会是怎样的——很多人一直认为他入主白宫是不可能的 从每天电视新闻开始的那一分钟起,也就是在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的《早安,乔》(Morning Joe)上,你就能看出这一点几个月前,媒体作家们认为特朗普与该节目的主持人乔·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和米卡·布热津斯基(Mika Brzezinski)的关系太过亲密 然而在周三,斯卡伯勒询问前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局长迈克尔·V·海登(Michael V. Hayden)是否布置了安全措施,防止特朗普“生气时发射核武器”,因为他可能不是“最稳定的人” 然后,斯卡伯勒分享了他与一名“外交政策专家”进行的一次令人担忧的谈话,后者曾为特朗普提供国家安全简报“他三次提到使用核武器的问题”,斯卡伯勒说,其中一个问题是:“我们有核武器,为什么不能用呢” 共和党人斯卡伯勒后来对我说,在他向观众分享这一轶事之前,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这样做 “讨论到那一点时,我真的别无选择,”斯卡伯勒说,“我觉得美国人需要知道这件事” 特朗普否认了斯卡伯勒的说法(今年3月,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称,他“万不得已”才会使用核武器不过,当微软全国广播公司的主持人克里斯·马修斯[Chris Matthews]质疑他提高了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时,特朗普问道:“不然我们造它们干嘛”) 斯卡伯勒经常批评自由主义的媒体偏见他说他担心特朗普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他反问道:“当一方不理性时,你怎么保持平衡” 斯卡伯勒属于新闻业的评论人员对传统新闻记者来说,把今年的政治辩论看作一场在“正常”和“不正常”(前不久新闻网站Vox的主编埃兹拉·克莱恩[Ezra Klein]如是说)的对手之间进行的辩论就更为困难 乔·斯卡伯勒 Rob Kim/Getty Images 从某种意义上讲,记者们正是这样做的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特朗普竞选的方式与我们通常所见到的不同 从业中的记者从未见过哪位主要政党的候选人对美国保护北约盟国提出经济条件,与阵亡美军士兵的家人公开争执,或怂恿俄罗斯通过入侵他的对手的电脑介入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后来说新闻媒体没有听出来他是在开玩笑)虽然隐晦地利用种族主义或国家主义并不新鲜——简单说就是“南方政策”——但是暂时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或质疑有墨西哥血统的联邦法官难以公正这样的公然表态还是很新鲜 “如果一名候选人对我们最恶劣、最具威胁性的对手表达温暖的感情,颠覆领导人对待为国捐躯的士兵的家人的所有准则,提议重新考虑60年来主导我们外交政策的联盟,那我们必须去报道他——大量、猛烈地报道,”时报的高级政治编辑卡罗琳·瑞安(Carolyn Ryan)说,“那并不意味着,我们不会积极地去报道希拉里·克林顿——我们正在而且会继续报道下去” 媒体对此的反应非常强烈——《哥伦比亚新闻评论》(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称现在是又一个“默罗(Murrow)时刻”经常有新闻报道说他“不稳定”,这个词还没人用到他的任何对手身上关于他的谎言的“事实核查”仍以惊人的数字累积,远远超过克林顿周日,CNN《可靠消息来源》(Reliable Sources)的主持人布赖恩·斯泰尔特(Brian Stelter)呼吁记者和意见领袖们去质疑特朗普的“危险”言论——后者称,选举系统遭到操纵,用以抵制他斯泰尔特说,不这么做就是不爱国 虽然今年保守主义媒体对特朗普也有一些批评,但这位候选人和他的支持者们正在重拾长期以来对自由主义偏见的指责“媒体正努力把唐纳德·特朗普搞出局,”拉什·林博(Rush Limbaugh)上周声称 特朗普的很多核心支持者肯定也是这样认为的那将只会强化他们对新闻媒体已有的负面看法媒体最初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怨愤的力量,因此也没有意识到特朗普成为候选人的严重性 不过,现在人们开始认真对待了就像瑞安对我说的,特朗普成为候选人“不同寻常,史无前例”,“假装不是这么回事就是欺骗读者” 假装不是这么回事也将意味着放弃政治新闻最庄严的责任:弄清候选人们入主世界上最有权力的办公室后会是怎样的 对特朗普或他的支持者来说,它可能不会永远公平但是新闻业不应该根据一场竞选对公平的定义来衡量自己新闻业的责任是忠于读者和观众,忠于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