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首个奥运会难民代表团背后的推手

点击量:   时间:2018-03-03 06:22:01

里约热内卢——德国人拉着行李进入奥运村;斯洛伐克人骄傲地伫立观看自己国家的国旗冉冉升起;贝宁代表团身穿黄色印花服装、头戴龙虾红的帽子摆姿势拍照不远处,有一位仅5英尺高的肯尼亚女人,几乎无人注意;她要给那些没有国籍的运动员在奥运这个大家庭里安一个家 “通过体育实现和平和团结,”她在留言墙上写道 泰格拉·洛鲁佩(Tegla Loroupe)将第四次参加奥运会,但这一次她不是作为一名打破记录的马拉松选手,而是作为一名和平使者,引发人们对全球难民危机的关注和同情 她是十名无家可归的运动员的领队,他们被称为奥运会难民代表团(Refugee Olympic Team)在周五的开幕式上,他们将伴随着奥运会会歌、拿着奥运会会旗入场 其中五名运动员,曾在洛鲁佩位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郊外的山上组织的训练营里备战里约奥运会“我想我有能力证明,小人物也能干大事,”她说 南苏丹的耶什·普尔·比尔(左)和保罗·阿穆通·洛科罗将作为奥运会难民代表团的成员参加里约奥运会他们曾在洛鲁佩位于肯尼亚的训练营里备战奥运会 James Hil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本届夏季奥运会有很多让我们提防和嘲讽的东西——比如腐败、兴奋剂和商业化——不过开幕式能让我们暂时摆脱悲观,扫除蒙在奥运会理想上的污迹 也许没人能比洛鲁佩更能坚决地代表人们对国际体育的希望年轻的时候,她拒绝屈从于人们的期待,不愿过那种奴颜婢膝的生活;在跑步生涯结束之后的人生里,她给人们带来希望,而非绝望 “人们像对待罪犯那样对待这些难民,”洛鲁佩周一说,“我们需要尊重他们” 在长跑界,43岁的洛鲁佩曾在1994年和1995年两次获得纽约马拉松赛(New York City Marathon)冠军,是第一位赢得一项重要马拉松赛事冠军的非洲黑人女性,也曾是26.2英里马拉松世界纪录的保持者 不过,她的亲善和行动主义盖过了她的赛跑成绩 1994年,洛鲁佩成为首位获得纽约市马拉松赛冠军的非洲女性1995年,她再次夺冠 Darrell Ingham/Getty Images 她以泰格拉·洛鲁佩和平基金会(Tegla Loroupe Peace Foundation)的名义,在敌对部落之间组织和平赛跑,努力用调解而非武器解决冲突 “我总是前往没有好人的地方,”洛鲁佩说,“我想帮助他们” 2011年,以基督徒和泛灵论者为主的南苏丹(South Sudan)从以穆斯林为主的苏丹脱离出来,实现独立洛鲁佩培训的五名奥运会难民运动员——两名女子和三名男子——都来自南苏丹2015年,在邻国肯尼亚的两个难民营里举行的跑步选拔赛中,他们被挑选出来 根据联合国难民机构的数据,全世界有6350万人因战乱和迫害无家可归,他们往往不受政客们欢迎,无法与家人重新取得联系,前途渺茫 “在难民们看到边界线、难民营纷纷关闭,思想封闭的一年里,国际奥委会做了一件非常开放的事,”“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的明基·沃登(Minky Worden)写道,“难民代表团的设立改变了这场争论,把焦点从恐惧与拒绝,转变为包容以及对所有难民所代表的适应力和潜力的赞扬” 其中一名难民运动员、21岁的耶什·普尔·比尔(Yiech Pur Biel)来自南苏丹,他是800米选手2005年,他从村里逃出来,和一个邻居待在一起,而他的妈妈和弟弟(或哥哥)前往埃塞俄比亚求生他说,从那以后,就失去了他们的消息他被告知他们都挺好,不过他也知道人们不愿说出最坏的消息 “泰格拉是我们的妈妈,她不只是我们的领队,”比尔说,“我们大部分人是因为战争逃离家园泰格拉夫人给了我们一个机会,让其他人知道我们以前的生活我们现在可以把过去的事情抛在脑后我们现在可以庆祝我们可以像其他人那样拥有希望” 另一名奥运会难民选手、24岁的保罗·阿穆通·洛科罗(Paulo Amotun Lokoro),是1500米长跑运动员2003年,他从他家住的苏丹那个村子跑出来时迷了路,与父母失散直到三年后他才在肯尼亚的卡库马难民营与家人团聚去年洛鲁佩就是在那里发现他的 一开始,洛科罗觉得自己不够优秀,不够资格做职业长跑选手觉得这是在开玩笑 “以前我看不到未来,”洛科罗,“现在我有了希望” 洛鲁佩对这种情绪深有体会她是波科特人,不是南迪人,后者是肯尼亚最主要的跑步部落她的村庄Kapsait离与乌干达的边界不远,村里的头人不想让她去跑步,因为她是女孩她父亲不想让她上学,想让她去当保姆 “她父亲称她是‘无用之人’,那就是他给她起的名字,”纽约市马拉松赛优秀运动员的前协调员安妮·罗伯茨(Anne Roberts)说她成为洛鲁佩的密友已有20多年 洛鲁佩当然不是无用之人她成长为一名伟大的长跑运动员当训练组的男人们让她去做饭洗衣时,她说自己是运动员,不是女仆 她和罗伯茨经常谈论跑步事业很短,剩下的人生很长“人们不会在你还是运动员的时候评价你,而是根据你跑步生涯结束之后做的事情对你做出评价,”罗伯茨曾经这么告诉洛鲁佩 2014年,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向洛鲁佩提出一个想法,在里约奥运会上推出一个难民代表团去年,国际奥委会为这个项目设立了一个200万美元的专项资金 这支代表团于今年6月选好后,巴赫说:“这将成为世界上所有难民的希望象征,将让世人更好地了解这场危机的严重性它也在提醒国际社会,难民是我们人类的同胞,是社会的财富” 洛鲁佩说,奥运会难民选手不会赢得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