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别再惯着特朗普了

点击量:   时间:2017-12-04 11:07:01

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保罗·瑞安(Paul Ryan)、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还有你们其他人:别再暗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不代表你们了,因为他的确代表你们他是你们党的总统提名人,获得了你们的背书除非你们撤销背书,否则他就享有你们的祝福还有你们的认可 此外,如果你们继续原谅他,继续把自己的政治生命凌驾于这个国家的稳定之上,他最终就有可能代表我们所有人 告诉我你没被这种前景吓到一本正经地告诉我 麦凯恩参议员、瑞安众议员,他刚刚给了你们一个迅速远离他的新理由,周二接受《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采访时,他说不会在你们俩参与共和党初选竞争之际给予支持 从传统的角度看,这令人颇为震惊但从特朗普的角度看,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们(温和地)责备了他你们伤害了他那脆弱的自尊心所以他现在要对你们伸出舌头 这必然促使你们去思考:当他暴躁而又毫无来由地攻击一名为美国战死的穆斯林军人的双亲时,你们为何各种高接低挡,去竭力证明你们对他的支持是有道理的或者,在他暴躁而又毫无来由地攻击一位墨西哥裔美国法官之后,那么多共和党领导人为什么竭力高接低挡又或者,你们所有人为什么还要等着他再一次让你们高接低挡 特朗普没有在懒散地走向庄严和正经他是在耍性子,威胁说要把他暂时换下场但却迟迟不兑现,只会助长他的气焰省了大棒,就惯坏了特朗普 这不是一场正常的总统大选,他也不是一个正常的政界候选人,你们知道这一点我们都知道我们早就应该全面地认清并接受这一点 不只是你们,我们所有人都不断地为他的候选人资格赋予更大的历史意义,并竭力让其与既有的框架相融但我担心,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会忘记,让特朗普获得候选人资格本身就是彻头彻尾的错误,荒诞不经的闹剧 我们会丢出煽动家、法西斯主义者之类的名词,但我觉得,就其一致性、持续性或重要性而言,他可能够不上两者中的任何一个 我们给他贴上反建制的标签,更是大错特错了他出身于富裕的家庭上过常青藤名校把子女送进豪华寄宿学校在自己的(第三次)婚礼上与比尔和希拉里·克林顿(Bill and Hillary Clinton)夫妇谈笑风生他其实是权力精英,尽管是招摇过市、财大气粗的那种 在以往的总统竞选中,我们看到过贸易保护主义者、本土主义者,乃至种族主义者但我们从未见过这样一个主要政党的总统提名人:他是不知羞耻、不思悔改的说谎者,对自己的脾气丝毫不加控制,世界观完全由取悦他的事物和奉承他的人塑造而成反正我这辈子都没见过 从来没有哪个总统提名人如此显摆自己的权势也没有哪个人如此夸耀自己的放纵 最好是用发育类词汇而非政治类词汇来描述他他是一个幼儿我本来想说“婴儿”,但婴儿不会说话,但他能说出一些单词,大部分都是单音节的 只有幼儿才会如此自以为是,才会如此搞不清楚情况:他竟然把胡马雍·汗(Humayun Khan),也就是我提过的那位在伊拉克遇难的军人做出的牺牲,与自己的专业工作相提并论,而他所做的不过是盖起高楼大厦,同时让自己赚得盆满钵满 只有幼儿才会在回应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对他的讥讽时说,两人一起打高尔夫的时候,“我击出的球飞得距离更长”没错,特朗普,关于你的一切都更长,我们还没忘记那场共和党总统竞选人辩论 在过去几天里,“体面”这个词冒出来很多次,它还真是一针见血 “这个男人身上根本没有体面的感觉,”曾为特德·科鲁兹(Ted Cruz)工作的共和党策略师里克·泰勒(Rick Tyler)告诉《政客》(Politico)杂志 “他一点也不体面,”那名阵亡军人的父亲吉泽尔·汗(Khizr Khan)告诉ABC新闻频道(ABC News) 特朗普最近发表的关于乌克兰的言论再一次表明,他不仅仅是信息贫乏会让孩子招致批评的那些性格特征,我们在他身上全能看到 此外,能表明他不体面的例子实在太多,简直数不胜数任何一个例子也许都会让其他任何候选人的总统梦化为泡影但它们却成了他竞选过程中遮丑的白噪声他的丑陋拯救了自己 我明白,很多保守派人士难以接受一个由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帮助塑造的最高法院但他们真的可以让这种担忧凌驾于国土安全之上,把国家托付给一个热爱暴君,跟普京眉目传情,对北约嗤之以鼻的政坛菜鸟吗 我明白,踩他就意味着挺她,鉴于她身上有许多瑕疵,再加上他们真会感到不安,这样做是很痛苦的 但这牵涉更大的利害关系正因为如此,许多忠诚的共和党人已经逃离战场了,他们要在未来四年里重整旗鼓 我明白:如果麦凯恩和其他共和党议员惹恼特朗普的支持者,那他们自己或许会被抛弃 但正如《华盛顿邮报》的采访所表明的那样,特朗普已经准许这些支持者去肆意行事此外,不是到了某一个点之后,就必须开始讲原则吗追求党派和个人利益不是应该有个限度吗我请求你们这样做并不是因为对克林顿有所偏爱,而是因为对美国的前途感到担忧——不对,是恐慌美国需要一个能够把我们的价值观发扬光大的成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