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里约水污染惊人,参加水上运动切勿张嘴!

点击量:   时间:2017-12-04 10:35:01

里约热内卢——巴西的健康专家向那些将于下月在里约风景如画的水域比赛的超长距离游泳运动员、帆船运动员和帆板运动员发出警告:闭紧你的嘴巴 里约广阔的瓜纳巴拉湾及其久负盛名的海滩深受污染之害尽管政府7年前就承诺要杜绝污染物的排放,但官员们承认,他们在处理未经净化的污水、清理生活垃圾方面做得远远不够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称,事实上,里约水域受污染的严重程度远超以前的估计 政府和独立科学家最近进行的检测表明,该市的许多水域都是名副其实的病原体培养皿,里边既有能够导致腹泻和呕吐的轮状病毒,也有具有抗药性、可能会让免疫系统薄弱者丧命的“超级细菌” 里约联邦大学(Federal University of Rio)的研究人员还发现,富裕人群光顾的伊帕内马海滩和莱伯伦海滩也受到了严重污染据预计,在专程来看奥运会的50万游客当中,很多人都会趁着赛事的间隙在那些海滩上嬉戏 “外国运动员简直是将在人类的粪便中游泳,所有这些微生物让他们面临着患病的风险,”在当地较为贫穷的社区工作的儿科医生丹尼尔·贝克尔(Daniel Becker)说“这相当可悲,也令人担忧” 在瓜纳巴拉湾外训练的奥运帆船队环保人士和科学家称,水域受污染的严重程度远超以前的估计 Lalo de Almeid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政府官员和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承认,该市的许多水体都很脏但他们说,运动员比赛的地方——比如将举办游泳赛事的科帕卡巴纳海滩周边水域——达到了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安全标准 他们还说,即便是人体排泄物含量较高的场地,比如瓜纳巴拉湾,对在那里参加帆船和帆板赛事的运动员构成的威胁也微乎其微,因为他们和潜在污染物的接触十分有限 不过,奥林匹克官员们承认,他们的努力并未让一个根本的问题得到解决:该地区1200万居民制造的污水和垃圾,有很大一部分继续在未经处理的情况下被排入里约的水域 “我们最大的祸端,我们最大的环境问题,在于基本的环境卫生,”里约州最高级别的环境官员安德烈·科雷亚(Andrea Correa)说“奥运会让人们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正为赛事做准备的外国运动员一直担心,介水性传染病会让他们的奥运梦化为泡影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去年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称,经检测,某些水体中的致病细菌含量严重超标,是美国南加州海岸警戒标准的170万倍 “水涌过来的时候,我们必须闭上嘴,”现年24岁的荷兰帆船队队员阿弗罗迪特·席格斯(Afrodite Zegers)说该帆船队目前正在瓜纳巴拉湾训练 来这里参加奥运会和其他赛事的一些运动员,已经患上了胃肠道疾病,其中包括西班牙帆船队和奥地利帆船队的成员去年在这里举办的一场冲浪比赛的组织者说,比赛期间,约有四分之一的参赛者因腹泻和呕吐而退赛 里约联邦大学的微生物学家雷纳塔·皮康(Renata Picão)在她的办公室里自从三年前开始对一些海滩的水质进行抽样检查至今,她再也没让双脚浸入那些地方的海水中 Lalo de Almeid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争分夺秒地为8月5日的开幕式做准备的过程中,官员们奋力应对着各种挑战兹卡病毒疫情拖累了门票在国外的销售;犯罪率急剧上升;另外,联邦政府在弹劾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的程序启动后已经处于瘫痪状态 上个月,里约州代理州长弗朗西斯科·多内列斯(Francisco Dornelles)宣布该州进入紧急状态他说资金不足有可能让“公共安全、医疗、教育、交通和环境管理全面崩溃” 不过,奥运组织者称,体育场馆几近完工,而且联邦政府已经为该州提供了应急基金很多运动员都预计,奥运会的举办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但该市受到污染的水域是另一回事 “让人直犯恶心,”西班牙女子帆船队的教练奈杰尔·科克伦(Nigel Cochrane)说“我们非常担心” 在一些人看来,污水危机折射出了多年来一直深深困扰着巴西这个拉丁美洲第一大国的腐败和管理不善 里约的官员宣称,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已经把数十亿美元资金投向了污水治理系统但那些系统基本没在发挥作用 在2009年申办奥运会期间,巴西承诺投入40亿美元资金,对80%的未经处理便被排入瓜纳巴拉湾的污水进行净化但官员称,里约州政府以预算危机为由,最终只投入了1.7亿美元 该州的环卫预算大多被花在了垃圾收集船和可移动式护堤上,为的是防止污泥和垃圾进入瓜纳巴拉湾 在瓜纳巴拉湾的恩吉霍卡海滩岸边清理垃圾 Lalo de Almeid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批评人士说,这些措施治标不治本 “它们可以拦住比较大的东西,比如沙发和死尸,但河水本身含有大量污泥,因此细菌和病毒畅行无阻,”花了30年时间来处理该市环卫危机的市政工程师斯泰尔伯托·苏亚雷斯(Stelberto Soares)说 苏亚雷斯说,听到官员们承诺要在奥运会开幕前解决污水问题时,他不禁笑了起来 他说,早前,在国际捐助者的资助下,一个耗资数十亿美元,由35处污水处理设施、500英里长的管道和85台水泵构成的网络被建了起来但他在最近一次了解情况时发现,只有三台水泵和两座污水处理厂还在运转,其余的都已经被废弃了,而且大多遭到了破坏,他说 我问发生了什么事,他举起双手:“在巴西,他们说卫生不能带来选票” 现年45岁的第二代渔民罗马里奥·蒙泰罗(Romario Monteiro)在瓜纳巴拉湾打了一辈子的鱼他很怀念那个水质清澈、鱼也很多的年代 如今,他一网下去,打上来的垃圾常常比鱼还多,包括电视机、死狗,偶尔还有因为吃下塑料袋而死掉的海豚 “很恶心,”蒙泰罗说 蒙泰罗住在戈韦纳多岛(Governador Island),驾船驶离家附近的港口时,他指给我看把岛上30万名居民的排泄物送进水中的那些管子,它们在退潮之际现出了真身 “把鱼剖开后,会看到被油和污物弄得黑黢黢的内脏,”他说“但我们会用肥皂把鱼洗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