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世界杯曝门票骗局,中国球迷损失惨重

点击量:   时间:2017-08-01 12:26:04

香港——自从在中国南方大城市广州上初中的时候起,薛丘联(音)就一直是阿根廷国家足球队的铁杆球迷但是,在现场观看该球队比赛的梦想以前总是遥不可及今年,他终于有足够的钱去俄罗斯观看世界杯比赛了 今年3月,当30岁的薛先生试图购买上周的阿根廷和冰岛的世界杯小组赛门票时,他发现官方的门票代理商都已售罄因为他急着要看比赛,于是通过一家北京的代理买了一张门票,那家代理是他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的阿根廷球迷群里找到的 这里面有什么名堂吗他花了620美元(约合3900元人民币),大约是票面价格的四倍“只要让我去俄罗斯看看梅西,”他回忆起买票时是这样想的,他指的是阿根廷球星利昂内尔·梅西(Lionel Messi) 但后来发现,可能有多达数千名中国球迷从未拿到他们买的世界杯门票,薛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中国政府现在表示,这些人是莫斯科安郅公司策划的一场门票骗局的受害者该公司与达吉斯坦南部的俄罗斯超级联赛(Russian Premier League)足球俱乐部同名 中国驻莫斯科大使馆上周在一份通知中说,已经向俄罗斯外交部和当地世界杯组委会核实,这是一场骗局本周,一名涉案人员已被逮捕 使馆没有透露有多少球迷被骗但据中文新闻网站“封面新闻”报道,中国西南部城市重庆的三家旅行社写信给当地旅游局说,莫斯科的安郅公司(Anji Msk)告诉旅行社,公司已卖出1万张门票,其中有3500张卖给了中国球迷 据封面新闻(The Cover)报道,这三家重庆旅行社合计销售了约286万元人民币的门票,安郅公司告诉旅行社,公司原打算把票分给它们,但承诺提供门票的俄罗斯官员携款潜逃,无法出票 阿根廷球迷薛先生说,他是从北京一家名为俄罗斯中国文化教育发展中心(Russian Chinese Culture Education Development Center)的机构那里花620美元买的门票他向《纽约时报》提供了一份他说是安郅发给他的授权委托书的副本,涉及安郅与中国的世界杯购票者的关系委托书上的公司法人是珍妮·E·布柳多娃(Zhanna E. Bryutova) 布柳多娃也是另一家俄罗斯公司Obltransstroy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该公司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是埃尔达尔·A·伊萨耶夫(Eldar A. Isaev),他曾是安郅足球俱乐部的执行董事 去年7月,伊萨耶夫对俄罗斯体育新闻机构Sport Connect说,该俱乐部打算与中国合作伙伴成立一家合资企业,而且已经有人“混入了(中国)当地的足球界” 封面新闻在上周的报道中引用中国西部四川省的一位名叫杨军的旅行社代理人的话说,一个自称是安郅足球俱乐部退役球员的人曾找过他,该人暗示可以合作,并称与足球管理机构国际足联(FIFA)有很多联系 周三,国际文传电讯社(Interfax)报道称,伊萨耶夫因涉嫌大规模诈骗已被逮捕《生意人报》(Kommersant)周四报道称,他被逮捕与世界杯门票诈骗有关 《生意人报》说,伊萨耶夫在退出安郅足球俱乐部后,去年10月成为安郅公司的一名高级经理,他涉嫌给中国球迷造成了约110万美元(约合700万元人民币)的损失该报说,伊萨耶夫对这些指控不承认有罪,称自己被他的商业伙伴骗了 《生意人报》说,伊萨耶夫的商业伙伴布柳多娃也已被拘留 安郅足球俱乐部周四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虽然伊萨耶夫从2017年1月到10月曾担任俱乐部的执行董事,但他后来的活动与俱乐部“没有任何关系” 直到2016年,安郅足球俱乐部的拥有者一直是苏莱曼·克里莫夫(Suleyman Kerimov),他是俄罗斯寡头、议员,在石油、矿业和金融领域赚了数十亿美元尽管遭到克里姆林宫的反对,但他已于去年在法国里维埃拉被逮捕,因为他与一个税务欺诈和洗钱调查有关系 记者多次试图联系安郅公司和俄罗斯驻北京大使馆,均未成功《重庆晨报》周日报道称,该报记者去了位于莫斯科的安郅公司办公室,发现那里一时人去楼空 北京的那家门票代理、俄罗斯中国文化教育发展中心拒绝对此事置评重庆的那几家旅行社让记者把问题提交给当地的旅游部门 当地旅游局的一名官员说,重庆市有五家旅行社和约100名球迷被安郅公司欺骗,买了假票这名只说自己姓郭的官员周三表示,一些旅行社已经为客户买到了新门票 国际足联曾在6月初表示,已经将240多万张世界杯门票分配给世界各地的球迷们,中国球迷总共购买了40251张门票,在全球门票购买上名列第九 今年1月,中国报纸《人民日报》曾警告说,从中国旅行社购买世界杯门票的人“很有可能”最终买到的是假票,或干脆拿不到票 但来自广州的阿根廷球迷薛先生说,他通过一家代理商买票,是因为他非常想看到一场他称之为“神圣”的赛事中看到自己最喜欢的球队比赛 他说,今年4月,当他收到北京那家票务代理机构发来的有关购票细节的信息时,他松了一口气但5月一个月过去了,仍没有任何票本身的迹象 在阿根廷与冰岛在莫斯科举行比赛的几天前,他收到了来自北京那家门票代理的一封信件,据该信的一份副本,信中说,由于“已与购票者失去联系”,无法“按照原先的安排向购票者交付实际的门票” “我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薛先生说 他的一个朋友后来花了1500多美元帮他买了一张票薛先生说,他上周登上飞往莫斯科的航班,但一直担心这张票面售价为165美元的门票是否会被证明也是假的 幸运的是,那张票不是假的周六,薛先生得以观看阿根廷和冰岛踢成平局他说,尽管他对梅西的表现感到失望,但看球的经历令他满意 周三,在返回广州的几小时前,薛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北京那家票务代理已经提出要把他花的620美元票钱退给他,而且要为他遇到的麻烦多支付票价的15%但他说,他已经提出了3100美元的赔偿要求——包括两张门票的票价,外加他称之为精神损害的赔偿 “我一直很紧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