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事业单位养老改革或不搞试点 三年内全面推开

点击量:   时间:2018-01-01 16:10:05

中国证券报记者5日从接近相关部门的人士处获悉,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可能不采取“先试点后推开”的方式,而是全面推开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相关部门计划于今年先在部分地区启动机关事业单位养老改革试点,明年将试点扩大到50%左右的地区,2016年和2017年在全国全面实施改革 多个相关部门此前表示,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正在平稳推进多位专家表示,尽快完善职业年金制度应成为改革的核心内容之一机关和事业单位大口径人数将近4000万,职业年金制度建立完善后,每年缴费增量将超过2000亿元预计职业年金投资运营将很有可能参照目前企业年金的投资运营模式职业年金作为长期资金的重要组成部分,已列入“新国九条”,有望成为A股的又一支生力军 资金规模料超企业年金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表示,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养老保险的顶层设计乃至全国城镇职工企业养老金的顶层设计,目前都在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总体部署进行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目前正在进行中根据政府工作报告,这项改革列入2014年重点工作安排 郑秉文表示,预计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整体改革方案将在今年底、明年初公布当然,改革的方案会很复杂,最大的难点在于,事业单位一旦参加改革,会出现养老金替代率下降的问题改革方案如果只有一个粗线条的轮廓,参加改革的群体容易产生恐慌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建立职业年金制度,但具体内容要等中央出思路,最终应该是职业年金和基本养老保险金之和不低于以前事业单位退休金,这既能维护这个群体的利益,也能保证建立一个与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完全一致的、公平的制度 专家和业内人士表示,由于机关事业单位人员数量庞大,职业年金制度如果能建立和完善,其资金规模将很快超过企业年金人社部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全国企业年金基金累计规模为6306.38亿元,较去年底增长271.67亿元根据郑秉文的测算,考虑到机关和事业单位大口径人数将近4000万,建立职业年金之后,每年缴费超过2000亿元 另有不少市场人士认为,目前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养老缴费几乎全部由财政“兜底”在职业年金建立初期,资金能否到位是一个难题深圳的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从2010年实施公务员聘任制以来,已经过四年之久,从未披露其职业年金规模和运营信息 追求稳定收益 专家认为,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职业年金制度建立和发展滞后,这也意味着发展空间巨大国务院此前发布的《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支持社会保险基金、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商业保险资金、境外长期资金等机构投资者资金逐步扩大资本市场投资范围和规模对于资本市场来说,职业年金每年数千亿元的资金增量无疑是又一路“活水” 专家和投资界人士指出,职业年金资产一般会以基金方式进入金融资本市场,职业年金、企业年金基金是许多国家资本市场长期资金的主要来源之一基金的投资相对自由,能产生更高收益,优化配置 民生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李少君认为,积极推动职业年金、企业年金等长期资金入市可以改善资本市场结构,增强资本市场的稳健性目前资本市场存在投资者结构不合理、机构投资者比例相对偏低、市场的波动性偏大等问题价值型蓝筹股长期是“投资洼地”,投资者过分追求短期投资收益如果职业年金等长期资金进入资本市场,有利于优化A股市场投资者结构以及整个资本市场的发展 对于职业年金的投资运营模式,专家和投资界人士认为,很可能参照目前企业年金的投资运营模式,以资金安全为首要原则多位企业年金投资管理人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目前相关部门对于他们的要求是,在确保绝对收益的基础上考虑相对收益,预计未来职业年金的投资方向也是如此 李少君表示,考虑到职业年金是整个养老金体系的一部分,其投资目标应该是追求稳定收益可以预计,A股市场的价值型蓝筹股将是其投资的主要方向之一此类蓝筹股的股息率一般在5%-6%左右职业年金在获得股息的同时,还能分享上市公司稳健成长带来的资本增值 配套制度待完善 多位券商人士表示,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有意发行优先股,企业年金、社保基金对这一投资品种有浓厚兴趣,优先股可能成为职业年金等长期资金未来的重点配置对象,但相关政策尚未出台去年发布的《关于开展优先股试点的指导意见》明确,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企业年金投资优先股的比例不受现行证券品种投资比例的限制,具体政策由国务院主管部门制定 专家建议,职业年金等长期资金投资优先股细则应尽快出台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产品与投资研究中心主任宋国良认为,优先股在收益水平上高于储蓄存款、国债和一般固定收益类产品,在收益稳定性上优于普通股,对于养老金投资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郑秉文认为,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必须以国家的统一政策为基础,相关的配套制度也要跟上如果没有全国的统一政策,某个城市、某个部门单独设计一套好的制度是非常难的,几乎是不可能的一方面,职业年金制度应该有一定的税收优惠政策,但地方政府在立法上没有权限赋予此类优惠;另一方面,职业年金作为一种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