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王立军/龚刚模笔录:重庆警方用病妻要挟我诬告李庄

点击量:   时间:2018-03-03 01:17:01

按:经王万琼律师认真核对,她将会见龚刚模笔录的手写体打印了出来,当年重庆警方专案组那些令人发指的勾当逐渐浮出水面这也是我申请李庄案再审法院依法传唤王立军、郭维国、王智、熊峰等人出庭作证的理由之一,还是那句话,沉住气,真相在一步步逼近! 会见笔录 时间:2012年8月27日上午地点:重庆监狱监区会议室 会见人:王万琼四川容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高美泉四川守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名警官陪同) 被会见人:龚刚模在押犯 问:我们是接受你哥哥龚刚华的委托,前来为你代理申诉的律师,今天来,主要是想听听你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答:清楚了 问:你具体谈谈你对自己案子的看法吧 答:从我的罪名上讲,非法持有枪支确有其罪,组织领导黑社会完全不成立(一、二审均未认),非法买卖、运输枪支、弹药:贩卖、运输是打在我头上,至于非法经营,在我心目中认为是投资,正常经营行为行贿,我认为是人情往来,一次一两万开设赌场,容留吸毒、故意杀人都是打在我头上的(团伙成员所犯罪行都算在我头上),刑讯逼签造成伤,印子现在都在 熊锋是打手,专案组长,打我,吊我,诱骗我指控李庄 (亲笔写的王智的电话)提供给你们这个电话,以及打印好下面的内容,叫我抄好我一生中从未写过如此多的字【备注:龚交给王万琼一片烟盒纸,上有熊峰亲笔写下王志(智)的电话号码和一页写了半页纸的举报信此两样物证龚保留了3年】 夜总会的确是我投资的,送给了我的干姐姐,为了让我说违心的话,全部抓了我的家人给我看我为了保命,也为了保护我的家人至于我在庭审上说的,都是他们打印好后叫我天天背,背下来的,一次出了错,居然在看守所的录音中放了一段我和李庄的(对)话 上庭前,演练了若干道我方律师、对方律师可能问我,而我应该回答的话 王志(智)天天跟我在一起,反复向我保证,只要我配合,我肯定不得死判了以后,也有好心人,包括看守所的唐所长都叫我不要吃他们送来的东西,一切都是王志(智)、郭维国他们做的,跟江北当地公安根本没有关系 在我审查的过程中做了几次同步录音,全部是造的假如果他们敢拿出来,肯定可以鉴定出来 连在庭上叫我说脑壳痛,听不懂普通话,都是照做的吊我在窗栏上弄得我大小便失禁,臭得让我自己收拾 (二处的白平等看守)在铁山坪时,没事就把我们几个吊起耍,看哪个声音叫的大,反正就是侮辱 警察都说反正是王立军喊弄的,你要找去找王立军,一个新干警刘兴宇,都说你运气霉,我们刑讯时,录像都是关了的滕伟是最变态的,成天乱打乱说一个姓唐的就说,我是不得动手的,你说啥子我写啥子,王喜比较正直,实事求是,后来主动申请调离了专案组 完全是无奈的,我的防线突破就在于抓住了我老婆,她都要死了,还遭抓进来 我再次阐明一个观点:我和樊奇航没的任何关系,只是2006年在夜总会认识的我认为我是故意杀人的受害者徐向阳几次来敲诈我(死者的小弟),一次要5万,二次要几十万,后来又借了45万给他(这钱还了的),理由他大哥(死者)成婚时我没去,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给我编造了电话(我根本没有死者的电话),编造了李明航跟我打过电话,更谈不上我给樊奇航提供电话了,说他在哪里了,你不签就马上吊你 检察院(一分院)肯定是被打了招唿,遭了骂的因为后面来时态度很恶劣(而此前来时态度很好,备注:此处为漏记)整的我差点说了真话结果王志很紧张,赶紧打电话“大哥,检察院在找麻烦”结果第二天检察院来了后按秩序,录了相,制了光碟我估计是检察院也是为了自保 问:李庄是否叫过你翻供嘛 答:这些都不存在12月19号左右,王志(智)、郭维国自称王立军的特使叫我出去说,实际李庄仅仅讲了些程序而已,我说我遭吊起受了伤,他说我可以在庭上举起手,要求申请验伤,他走过来看我的伤,他们就利用他走过来的动作编造了跟我眨眼等情节 当场制作笔录时,当时都不签字的,都是过了几天才让叫我签的我检举李庄后日子才好过点,我什么材料都签,看都不看,因为看了也没用 我一直认为我的罪名肯定不会死,但在当时那个环境下,我认为死是可能的有人反复跟我讲过,要置之死地而后生,杀你一个、十个龚刚模,对他们没意义,但把李庄拿下,是政治需要,这个功立得很大 当然我个人认为,他们也是为了整李庄,才人为整我的材料,把我跟樊奇航扯在一起,这样才能造成李庄给重庆最大黑社会老大辩护的局面李庄、樊奇航、我都是吃了夹生饭 说实话,樊奇航的确是一帮狠人,鼓捣【备注:重庆方言,就是强行的意思】给我塞个司机来,我一直没要的那把勃朗宁手枪都是他主动给我的,也不知是什么目的,就说是搁在那里的估计他们是想打我的主意樊奇航找我借过几次钱,利息都是还了的,但有个70万未还,他借去买车的后头到出事,他最多是我的客户,也帮我介绍过几笔生意 问:上次律师来见你,你说的有这么多吗? 答:没有,当时还有顾虑,现在看到王志(智)遭了,才放心了,因为我晓得他们势力太大了(熊锋是091专案组组长,是万州人,应该是) 请转告李庄:任重而道远个人认为李庄案子是否翻还是要看政府,这些事情都是东北人干的,他们逼迫过的,重庆方面相信都是受害人,面对我的都是东北人 至于我个人的案子,是刑讯逼签造成的,开庭时想说的话王志却不要我说,说是三长都定了的,你说了也没用我的陈述都是写了(人家代我写)【备注:龚只有小学三年级的文化,不会写很多字此处是说明所谓自己写了实际都是别人代写的】先交给王志看,他看后又反复修改,有些话写的不敢太明,不然他们不干,请法院开恩,不要用我的笔录给我判刑,而是要凭事实和证据 问:还有补充的吗? 答:我还是比较着急,政府有个好的契机,让我看到一丝希望,我也有信心,只是方向不要偏了所有财产在开庭前都直接没收了转告李庄:我这一辈子欠他的,我龚刚模在有生之年【备注:龚情绪激动,说到此处就中断了】 不要把一些事情搞得太深沉,让上面的人以为你在折腾,还是要多去搜集证据,就事论事 江北区刑警部门的人如果有良知,敢于说真话,这个事好办了 樊奇航真正杀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个搞清楚很重要,也可以让樊奇航为我杀人的这种说法完全不成立 我希望多一点时间和律师沟通 如果有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