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在线下单,请日本僧侣上门做法事

点击量:   时间:2018-02-04 01:19:03

日本堺市——那名光头的佛教僧侣按照他那一派的老规矩,在一个形似橱柜的小祭坛前焚香在僧侣诵经时,甲斐裕(Yutaka Kai,音)闭上眼睛,为去年死于膝关节置换手术并发症的妻子祈祷 68岁的甲斐几十年前离开农村老家到一家轮胎厂上班时,把家族对佛教的虔诚信仰抛到了一边这意味着,在他的妻子去世一周年之际——对日本佛教徒来说,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他无法求助于当地庙宇 那就求助于互联网吧在现代的日本,只需点几下鼠标,就能在Amazon.com上找到一位做法事的和尚 “价格不贵,而且明码实价,”甲斐的大儿子、40岁的秀一(Shuichi,音)说“你不必担心钱给多或者给少” 僧侣底均库(Junku Soko,音)在甲斐举办的追悼仪式上做法事,是对日本传统葬礼安排的颠覆,因此充满争议在这个国家,法规和巨大利益阻碍了很多所谓的零工经济——例如,Uber在这里仅是昙花一现——但是一个自由职业僧侣网络正不可思议地在宗教领域获利 在有些人看来,他们这样做生意是不合适的,佛教领袖也对此提出谴责在去年Amazon日本网站开始与当地一个初创公司合作提供僧侣上门服务之后,一个代表日本很多佛教派别的综合组织进行了公开抱怨 但是,那些僧侣及其支持者称,他们在满足现实需要他们认为,僧侣上门服务通过为上千万与佛教疏远的日本人提供服务而有助于保护佛教传统 “寺庙会把10日元的蜡烛卖到100日元,”39岁的底说,“他们在保护自己的利益” 任何观察过电子商务企业颠覆其他经济部门(从图书出版到航空公司、出租车和酒店)的人都熟悉这样的论点 在日本,甚至在不像宗教那么敏感的领域,新来者往往受到冷遇,这里的初创企业比其他富裕国家要少得多其中一些解释包括:缺乏风险资本;现有企业具有很强的政治势力;以及日本文化重视稳定多于创造性破坏,正是后者推动了美国等国的发展 不过,宗教可能会被证明是个例外它非常不透明——远离很多现代日本人的日常生活——来一点技术破坏可能会受到欢迎 “我们不得不尝试一些新事物,”佛教僧侣底均库说他的佛事服务可以通过Amazon.co.jp预订 Ko Sasak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利益争夺既有精神方面的,也有物质方面的与很多其他国家的宗教机构一样,日本的寺庙享有慷慨的税收减免 “如果它不再是捐赠,而是收取服务费的形式,那么政府会说,‘好吧,我们会像对普通公司那样向你们征税’,我们该怎么反对”日本佛教协会(Japan Buddhist Federation)的僧侣夏久保判由(Hanyu Kakubo,音)说该协会反对僧侣上门服务 与很多宗教的信徒一样,佛教徒一般为僧侣的服务布施僧侣上门服务的支持者们认为,传统寺庙已经在像公司那样运作了——通过模糊定价将顾客置于不利地位底说,捐多少钱由捐款者决定,这个习俗导致很多人花钱过多 “他们不想让事情透明化,”他说 日本人对僧侣上门服务的总体反应是正面的,因为同样令人熟悉的原因:它很方便,价格又低,而且价位可以预期 “佛教界存在激烈的批评,不过如今,很多人完全放弃了佛教葬礼,”东京工业大学(Tokyo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研究佛教的人类学家上田纪行(Noriyuki Ueda)说“使用僧侣上门服务的人至少认为有个僧侣是必需的” 日本佛教协会的夏久保也承认,很多寺庙在与时俱进方面做得很差 “我需要反思一个事实:目前的情况是我们自己造成的,人们觉得不得不求助于互联网,”他说他又表示:“我们在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吗显然是” 甲斐的妻子千惠子去世时,她的葬礼在一个世俗殡仪馆举行不过在一周年之际,甲斐想还是需要一个僧人 “我小时候家里有个很大的祭坛,但是这儿没有,”他指着自己位于一个公房公寓楼里的整洁的小公寓说道 在甲斐裕的妻子千惠子的悼念仪式上,佛教僧侣底均库带领其家人祈祷 Ko Sasak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说,妻子去世前,自己很少想到宗教在“二战”后的那些年里,甲斐这样的农村居民涌入堺市这样的地方堺市是大阪的一个郊外工业区几乎没人愿意在这座城市打下新的宗教根基 如今,70%的日本人在调查中认为自己是无信仰者或无神论者,不过很多人说,他们依然遵循一些传统宗教习俗,比如在新年时去神社,或者定期祭拜祖先的坟墓 甲斐的儿媳发现了Minrevi网站她唯一的要求就是这名僧人必须属于甲斐的家族在故乡所属的那个派别甲斐的故乡是四国岛爱媛县 底符合这个条件在甲斐的公寓里举行的仪式上,底发表了简短的信仰讲道,并追念死者 甲斐的家人似乎很满意:他们说会在下一次重要周年时要求底主持——也就是在两周年时 底说,僧侣上门服务这样的创新对于佛教的生存非常重要由于社会变迁和农村人口的减少,大部分寺庙的香火钱变少了 收入也在萎缩据日本文化厅(Agency for Cultural Affairs)称,在过去20年里,寺庙和其他宗教机构的收入减少了三分之一,主要是因为长期教徒定期捐赠的减少 “在佛学院,他们教你诵经,但不告诉你任何关于寺庙管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