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香港功夫文化的衰落

点击量:   时间:2017-09-01 18:04:05

香港——在几次与当地黑帮成员街头斗殴、却被打败后,14岁的李小龙开始学习功夫 那是1955年,香港有着各式各样、教授不同风格功夫的学校,有教人近距离打斗技术的,也有教人使用一种名为“九龙鞭”的令人生畏的武器的 李小龙的决定让他受益匪浅在一名大师的指点下,他把一些动作学到了完美的程度,比如他的截拳和跳跃踢后来他成了一名国际巨星,在1973年以影片《龙争虎斗》把功夫引进了世界影坛 几十年后,龙该退场的暗示来了 在李小龙帮助下流行起来的功夫文化正走向衰落,这种文化曾让香港在外国人眼里有一种坚韧不拔、充满异国情调的形象香港的街道很安全,谋杀案比许多功夫片中那些所谓“三合会”的犯罪团伙间激烈战斗造成的少得多香港的房地产价格属于世界上最高的,让武馆很难承担高涨的租金 功夫师傅麦志刚在香港九龙的一座公园里传授武术因租金大涨,他不得不关掉了自己的武馆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功夫作为人民文化和休闲生活重要组成部分”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曾写过一本关于香港武术史的书的麦劲生(Mak King Sang Ricardo)说“以前下班后,人们会去武术学校,在那里一起做晚饭,然后练功,直到晚上11点” 人们对武术的爱好发生转变,电子游戏随之崛起在香港的公园里玩口袋妖怪的青少年,比练习回旋踢的人数要多得多年轻人心目中有一种看法,那就是功夫不够酷,这让武术老手们担心功夫的未来将颇为暗淡 “我长大那时候,人人都练功夫但现在时代不同了,”69岁的梁挺说,他教授近距离打斗技巧咏春拳已经50年了“可悲的是,我觉得,功夫在海外比这里更受欢迎” 据梁挺的组织“国际咏春总会”,以前的校友已在逾65个国家开设了4000个培训所,但只有五个在香港 仍有功夫学校留在油麻地,这是九龙的一个区,曾经是武术中心在弥敦道,年轻的李小龙曾从叶问(王家卫2013年影片《一代宗师》就是以这位著名师傅为主题人物)那里学艺,现在那里沿街都是投大陆游客所好的化妆品商店和药店 虽然刚从大学毕业的托尼·蔡(Tony Choi)住在油麻地,但他从来没想去那里的武术学校看看22岁的蔡先生说:“脑子里从来没想过功夫” 油麻地如今为数不多的武馆之一,这里曾经是香港的武术中心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补充说,“功夫更多是退休的大伯和大爷们练的” 这里的年轻人如果学习武术的话,更倾向于选择泰式拳击和柔道 20岁的大学生瓦莱丽·吴(Valerie Ng)说,她更喜欢泰拳,因为它“好劲,好charm”,而且不需要很长时间就能打好她指出,功夫师傅往往没有线条明显的肌肉,其中一些看起来,怎么说呢,有点胖 “看那些泰拳比赛,你会觉得他们都好劲,”她说“但我很少看到这样的功夫比赛,你就会想那些功夫师傅是真的劲还是只是说自己劲,”她说 59岁的苏德忠记得以前多么不一样小时候,他会和朋友们在下学后尽快跑回家,以便看电视上播放的功夫节目 “练功夫总让我有一种正义感,还有作为传统中国人的骄傲,”一个周日的晚上,正在九龙公园里上课的苏德忠一边做腿部拉伸一边说道“就好像如果你会功夫,你就可以伸张正义,为民除害” 对于未来,苏德忠的师父、64岁的麦志刚相对没那么乐观上世纪80年代,他在九龙有一家武馆,是那里最后剩下的几间武馆之一,但后来因为租金不断飙升,不得不关掉随之消逝的还有其他的家族生意,比如用中医治疗扭伤和骨折的跌打医馆它们曾是香港街头的一景 麦志刚——与前面谈到的武术史学家麦劲生没有亲属关系——几年前还有近40名学徒,现在只剩不到20个,而且年龄大多在40岁以上 他要跑到香港各处上课,因为“如果你让他们跑来跑去,他们就不会来了”周二他在香港中环一个码头上教学;周三在新界沙田区一个婚姻登记处附近;周日在九龙一座公园里;而周一和周五,则是在徒弟开在仓库里的功夫学校中 自称“老古董”的麦志刚竭力捍卫功夫传统“中国功夫不在于打,在于耐力跟勤力,”他说 他是在上世纪60年代学的武术,当时师父就如同父亲一般,学徒也对武术有深深的敬意学徒单单为了掌握马步就能练数月乃至数年那是武术中的一种中立位,常用来练习出拳动作,或加强腿部和背部的力量 “今天如果你叫学生练一节课蹲马步,他明天就不会来了,”麦志刚说“他们吃不了苦的” 在英文里,功夫经常被用作所有中国武术的统称但是在中文里,它可以指代通过艰苦努力所掌握的任何学科或技术 功夫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中国古代,在数百年间发展出成百上千的武术流派不过在20世纪初,随着革命席卷全国,它一度极为流行 香港的一座李小龙雕塑李小龙从1955年开始学武术,当时香港到处是各种武术流派的武馆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个世纪前清朝覆灭后,中国国民党利用武术激发民族自豪感,举办武术比赛,还送武术队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但政府竭力压制武侠小说和电影的发展,因为其中包含迷信内容,而且具有潜在的颠覆性 1949年国民党倒台之后,在北京的共产党新政府试图控制武术在中国大陆的发展位于中国中部的少林寺据说是亚洲武术的发源地在1966-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间,这座寺庙遭到洗劫,庙里的和尚被关进了监狱 在那几十年里,大陆的武术家纷纷逃往当时还是英国殖民地的香港避难 至70年代,功夫热传遍世界除了李小龙的电影,大卫·卡拉丁(David Carradine)主演的电视剧《功夫》(Kung Fu)也成为在美国最受欢迎的节目之一 尽管香港功夫电影不再像过去那样受关注,但这个电影类型影响了包括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李安在内的一代导演,也影响了成龙等将它作为喜剧延续下来的电影人 意外的是,功夫反倒在中国大陆得到复兴在那里,政府将之标准化,以一个叫做“武术”的体育项目在初中进行推广,由此培养民族自豪感 随着武术发展的重心转向大陆,一些香港人表示,希望香港政府也能在这里支持武术复兴还有一些人则在尽力自己延续这一传统 17岁少年李壮鑫身材瘦小,学习咏春拳已经有四年多他是受爱好洪拳的祖父的启发,后者在他8岁的时候给了他武术启蒙 李壮鑫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开一个武馆或许会选择开在大陆,因为那里学武术的兴趣更浓厚,租金也更便宜他已经在自己所在的高中创立了一个咏春俱乐部规模不大,有八名成员 他的同学几乎没人听说过咏春李壮鑫没有为此泄气,他说他想让朋友们感受“功夫的专注跟坚持”,